台灣大百科全書

新港文書
Sinkang Manuscripts

分類:〔歷史〕 > 〔荷西時期〕 > 〔文化〕 > 〔荷西文獻〕
撰稿者: 王興安


來源:國立臺灣博物館提供

17-19世紀新港等社西拉雅人從事土地、借貸活動時以羅馬字拼寫族語登載之契約文書。俗稱「番仔契」或「番字契」。除新港社(今臺南縣(註 1)新市鄉(註 2))外,亦有麻豆、目加溜灣、卓猴等社文書,20世紀臺北帝國大學教授村上直次郎整理時以新港社契字最多,統稱為新港文書(Sinkan Manuscripts)。

17世紀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(Verenigde Oostindische Compagnie,簡寫VOC)治臺時期,神職人員教導新港社等西拉雅人使用羅馬字拼音的方法,作為書寫、閱讀、教習新港語之工具,並用來編纂新港語字典、新港語《馬太福音》等。荷蘭於1662年投降退出臺灣後,新港等社仍繼續使用羅馬字來記錄契約文書,一直到19世紀前葉為止。

迄今傳世的新港文書,係19世紀臺灣開港後,西方傳教士、探險家、商人等,以及日治時期學者等陸續採集者,由村上直次郎編註為《新港文書》出版。共收錄109件,其年代最早為1683年(康熙22年),最晚為1813年(嘉慶18年)。文件的形式分兩類:一是全部以羅馬字拼音書寫的單語文書,一是漢語、羅馬拼音字對照的雙語文書。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迄今,學者王世慶、李壬癸、蔡承維等又採集多件文書,分別發表於期刊,或有複製本藏中央研究院。

《臺灣府志》記載「土番風俗」說:土番「身多刺記,或臂或背,好事者竟至遍體皆文,其所刺則紅彝字也。」紅彝字即羅馬字,顯示原住民不只用羅馬字書寫,還用來紋身。另《諸羅縣志‧風俗志‧番俗》:「習紅毛字者,橫書為行,自左而右,字與古蝸篆相彷彿,能書者,令掌官司符檄課役數目,謂之教冊仔。」教冊仔(又作「甲冊」),即能書寫「紅毛字」者,清初因地方行政和賦稅之需要,仍保留使用羅馬字的能力。但據年代最遲的嘉慶新港文書,則18世紀清朝原住民政策之變動,以及社會劇烈的土地兼併,至19世紀初已不再使用羅馬字拼寫族語。

至於新港等族語,日本統治臺灣後,語言學者在20世紀初採集臺灣語料,此一時期能使用西拉雅語彙者已垂垂老矣,推估在1930年代已無人能說能用,因此淪為死語而失傳。

中文關鍵字:
新港 , 麻豆 , 目加溜灣 , 西拉雅族 , 番仔契

英文關鍵字:
Sinkang , Madou , Muchialiuwan , Siraya , aboriginal lease

參考資料

  1. 村上直次郎編。1995。《新港文書(Sinkan Manuscripts)》。臺北:捷幼。
  2. 李壬癸。2002。〈新發現十五件新港文書的初步解讀〉。《臺灣史研究》,9(2)。
  3. 蔡承維。2002。〈清代田寮地區新港社人的地權演變(1736-1895)〉。碩士論文,臺南師範學院鄉土文化研究所。
  4. 陳秋坤。2004。〈大崗山地區古契約文書的歷史意義〉。收於《大崗山地區古契約文書匯編》。陳秋坤、蔡承維編。高雄:高雄縣政府。
  5. 翁佳音、吳國聖。2005。〈新港文書典契的解讀與格式〉。臺南:臺南縣南區服務中心主辦「建構西拉雅:2005年臺南地區平埔族群學術研討會」。

延伸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