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玉苦瓜 - 台灣大百科全書 Encyclopedia of Taiwan

台灣大百科全書

白玉苦瓜

分類:〔文學〕 > 〔七○年代文學〕 > 〔鄉土文學論戰〕 建議分類
撰稿者: 文學類工作小組
最後修正日期: 98年09月09日

〈白玉苦瓜〉 新詩。選自余光中的第10本詩集《白玉苦瓜》,此書也是眾多作品中最暢銷的代表作,1974年大地出版社出版。余光中被譽為「詩壇祭酒」,曾獲國家文藝獎,早年被譽稱「以右手寫詩,左手寫散文」,所做詩文廣泛多元,字句精準而意象出新,其詩以「故國」(中國)意識濃厚為最鮮明之特徵。〈白玉苦瓜〉是余光中融鑄寫實與想像之筆,賦予「白玉苦瓜」中國優美文明的結晶之象徵意涵,充分顯示作者特殊之中國意識與故國情懷。〈白玉苦瓜〉是首詠物詩,詩分三段。第一段描摹物態。從苦瓜的型態下手,寫靜靜躺在展示櫃中的白玉苦瓜,在溫柔燈光的照射下,緩緩綻放出自身的光采,千年的歲月,讓這苦瓜匯集了古中國文明的精華,清瑩、圓滿而豐潤,雍容高貴又饒富生命力,形象化而精細的寫出白玉苦瓜的美。第二段因物寄情。首先補述生長過程,是大地之母的「恩液」哺育出來的,這大地之母,就是「茫茫九州」,就是「整個大陸」,就是中國;運用擬人法把中國比擬為母親,以苦心的慈悲,苦苦的哺育子女。而在這成長過程中,苦瓜被「皮靴踩過,馬蹄踩過/重噸戰車的履帶踩過」,所受的重重苦難是幾千年中國人民所受的苦難,茫茫九州只能靠記憶在地圖中溫存,但幸運的是無論經過多少年多少戰火,苦瓜仍是如此清瑩無暇,點出苦瓜具有韌性與不朽的意象,引起下一段「永恆」之意,也與第一段的「清瑩」相呼應。第三段以「永恆」作結,鏡頭重回「物」本身,歷經前兩段的思索之後,作者最後將「物」歸於永恆;白玉苦瓜象徵生命的苦,經由神匠的揣摩,體悟出瓜與人終有腐朽的一日,於是運用藝術的功力,將生命提升為不朽的正果,不朽的文明,不朽的靈魂已在白玉苦瓜裡流轉,修成正果,見證了中國文明之美。李翠瑛在《細讀新詩的掌紋‧精雕細琢與不朽─余光中〈白玉苦瓜〉的修辭技巧》中評論本詩「從第一段對白玉苦瓜外表的描繪到最後一段將之昇華到永恆,詩人有意識的設計了對白玉苦瓜的詠歎,從外表到內在,從表面到歷史,從瓜到中國,最後更深一層推展到製作瓜的那雙手,使白玉苦瓜成為不朽,既是實質上的不朽,也是精神意義上的不朽,此詩的結構嚴謹,段落分明,層次清楚,是詩人代表作之一,也是極具藝術價值的作品。」(徐筱薇撰寫)



本文著作權為文化部所有© All Rights Reserved. [ 合理使用規範 ] 
◎ 如果以上查詢結果,您不滿意,請告訴我們您想知道的知識,或者您可以撰寫詞條
:::  
台灣百科API服務